“鋼鐵俠”馬斯克的2018:一年老了五歲,但特斯拉依然堅挺

2018-11-06 14:09 稿源:獵云網  0條評論

圖片來源圖蟲:已授站長之家使用

【獵云網(微信號:ilieyun)】 11 月 6 日報道(編譯:檸萌)

萬圣節之夜,在特斯拉位于帕洛阿爾托的總部,特斯拉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接受了美國科技媒體Recode主編卡拉·斯維什爾的專訪。采訪中,馬斯克對公司的運營狀況進行了詳細闡述,解釋了每周工作 120 小時背后的原因,他與媒體的恩恩怨怨,還對特朗普的太空部隊以及是否接受沙特阿拉伯等國的資金發表了自己的看法。整個采訪過程持續約 80 分鐘,以下為此次采訪的內容。

愛用Twitter,且不會過濾

記者:先說說今年發生的一些事情吧。你經常使用Twitter,也因為發推文產生過一些問題。

馬斯克:我經常在Twitter上發布一些發生在我身上的一些有趣的事情,可能沒有經過太多的過濾。

記者:為什么不稍微過濾一下呢?

馬斯克:我覺得很有趣。我想,其他人可能也會覺得這很有趣。有時,他們確實會感到有趣。

記者:只在晚上使用Twitter嗎?是在家里使用嗎?

馬斯克:是的,大部分時間在家里用。事實上,我每天使用Twitter的時間要比許多人想象得短,可能只有 10 分鐘到 15 分鐘左右。

記者:是的,但是你在Twitter上發布內容時,許多人都會關注。

馬斯克:我發現人們最感興趣的內容是一些簡短的內容,比如我曾經發過的“我喜歡動漫”(I love anime)這條推文。小寫的“I”,黑色的心形,再加上“動漫”(anime)。人們很喜歡它,這是我發表過的最受歡迎的Twitter消息之一。

記者:那你覺得人們對什么內容不感興趣呢?你會嚴格限制自己下次不發這樣的內容嗎?你會這樣做嗎?你愿意嗎?你是否必須改變你的Twitter習慣呢?

馬斯克:沒有。我認為,只有我發布的Twitter消息在交易期間內引起股價大幅波動時,才需要這樣。僅此而已。

記者:你是否認為Twitter是一個通信媒介?你是怎樣看待它的?

馬斯克:我把它看做是了解一些事情的途徑,與正在發生的一些事情保持聯系。這感覺就像是融入了社會意識流。這就是那種感覺,似乎有點奇怪。我想我有時候會用Twitter來表達自己,這可能是件奇怪的事情。

記者:有時它很有趣,有時也不那么有趣?

馬斯克:就像有些人會用換發型來表達自己的心情,而我喜歡用Twitter。

狂懟媒體

記者:你選擇在Twitter與媒體對抗,然后就擁有了大量粉絲。你知道如果你號召一下,他們會做些什么嗎?

馬斯克:我想說的是,我對新聞界的關注已經大幅度下降。

記者:能解釋一下嗎?

馬斯克:現在,新聞媒體有大量不真實的內容,根本不可信。以《華爾街日報》頭版上的一篇文章“The FBI is closing in”,這完全是假消息,很荒謬。在一家大報紙的頭版上刊登這樣的謊話簡直太離譜了。他們怎么成為記者的呢?他們太可怕了。

記者:我明白了,但是你了解這個國家新聞界的情緒,以及攻擊他們的危險嗎,尤其是當總統這樣做的時候(特朗普曾把媒體稱為“人民的敵人”)?當像你這樣的領導人也這么做的時候,還是很令人不安的。

馬斯克:我的答案是希望讓新聞界變得誠實、真實,好好研究他們的文章。當文章出錯時,能適當地糾正。但目前他們不這樣做。

記者:好吧。但我問你是否理解它的走向。

馬斯克:是的,我當然知道。

記者:你是怎么想的?如果釋放一個讓新聞界擔心的危險周期,你不擔心嗎?

馬斯克:我建議媒體把它放在心上,做得更好。

記者:特朗普曾把媒體稱為“人民的敵人”,你是那么想的嗎?

馬斯克:不是。

記者:只是因為你不喜歡謊言。

馬斯克:是的。有好的記者,也有不好的。不幸的是,好與壞的反饋循環是顛倒的。所以,一篇文章越淫穢,標題越淫穢,點擊次數就越多。

記者:對于那些對你不喜歡的東西呢?你會特別敏感嗎?

馬斯克:不會。想一想有多少負面文章,我又能有多少回應呢。也許只有百分之一。但記者們通常會反駁說:“哦,我的文章很好。他只是太敏感而已。”其實不是,你的文章太假了,你不想承認。

記者:你能衷心地接受批評嗎?

馬斯克:能。

記者:如果可以的話,能舉個例子嗎?

馬斯克:你認為火箭是如何進入軌道的呢?

記者:很明顯,大家都知道。

馬斯克:火箭進入軌道很不容易,各方面要求都很高。如果你弄錯了,火箭就會爆炸。汽車要求也很高。如果你弄錯了,汽車就不能工作了。工程和科學的真理是極其重要的。

記者:是的,然后呢?

馬斯克:我對真理特別感興趣。

記者:是的,你就是這樣的人。

馬斯克:這一點比記者們強多了。

“磨人”的 2018 年

記者:說說你今年經歷了一些什么事情吧?

馬斯克:這是我非常艱難的一年。我們要提高Model3 產量,這是極其困難的事情。如今,作為一家汽車公司生存下來,是件非常困難的事情,令人難以置信的困難。人們不知道特斯拉人經歷了多少痛苦,甚至包括我自己在內。真的是極其痛苦。

記者:能具體說說嗎?

馬斯克:我確信,在這個過程中我死掉了好多腦細胞。運營SpaceX和特斯拉都是非常困難的,你知道,我們在和那些極具競爭力的汽車公司在競爭。他們生產的汽車非常好,而且已經做了很長時間,可以說是根深蒂固。例如,梅賽德斯、奧迪、寶馬和雷克薩斯等,幾乎所有主要的汽車品牌。另外,美國汽車公司的發展歷史也是可怕的。唯一沒有破產的就是特斯拉和福特。就這兩家,其他都破產過。

記者:今年你給自己施加了太多壓力,或者說這就是你正在做的事情?

馬斯克:聽起來你好像沒有理解我的意思。讓一家汽車公司成功是非常困難的。事實上,之前許多人次嘗試創建汽車公司,但都失敗了。即便是那些擁有強大客戶基礎、數千經銷商、數千個服務中心的汽車公司,也對工廠投入了巨資,如通用汽車和克萊斯勒等,最終還是破產了。只有福特和特斯拉度過了難關。但是,當下一次經濟大衰退到來時,福特可能很難再次幸免。因此,作為一家創業公司,一家汽車公司,要想成功,要比建立一個根深蒂固的品牌難得多。特斯拉還活著真是奇跡。荒謬!荒謬!

記者:你認為這是什么原因呢?

馬斯克:辛勤的努力。

記者:包括你和……

馬斯克:不辭辛苦工作的每一位特斯拉員工。

為什么馬斯克這么拼?

記者:我想說的是你為什么這么做。這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你為什么認為你要把自己逼得那么緊?

馬斯克:那么,另一個選擇就是,特斯拉會死。

記者:對。

馬斯克:特斯拉不能死。特斯拉對于可持續交通和能源生產的未來至關重要。特斯拉提供的根本目的是加速可持續運輸和能源生產的到來。

記者:我想大多數人都認為你做得很好。也讓其他人同時參與進來,對吧?

馬斯克:是的。迄今為止,特斯拉的成功是其他汽車制造商進軍電動汽車市場的最大動力。他們已經這樣說了。

記者:不,毫無疑問。前幾天我剛剛和別人討論過,我說,他把每個人都推到了這個地步,真的非常戲劇性。不會有這么多的投資。這是不可能的。

馬斯克:是的。這對世界的未來非常重要。這對地球上所有的生命都非常重要。這將取代政黨、種族、信仰、宗教,這些都無關緊要。如果我們不解決環境問題,我們就完了。

記者:只能通過可持續的交通方式。

馬斯克:是的。這讓我大吃一驚,所有這些社會正義戰士開著柴油車到處跑。這太離譜了。

記者:你這樣做是因為你認為世界依賴它,而不是世界的命運。你不是一個卡通人物。

馬斯克:不,我認為是電氣化運輸,特斯拉的一個重要部分是太陽能和固定電池,因為你需要用以太陽能為標準的,可持續的方式發電,然后將其存儲在電池里,然后晚上太陽下山時可以繼續使用太陽能為汽車提供動力。如果沒有特斯拉,這種情況仍然會發生。仍然會向可持續能源的過渡,但需要更長的時間。顯然,歷史會對此作出判斷,但我認為大約 10 年,也許 20 年。

記者:所以,把它向前推進了那么多。

馬斯克:是的。我認為可以公平地說,特斯拉在可持續能源方面至少領先了 5 年,保守地說,可能更接近 10 年,如果我們繼續取得進展,我們可能會領先 20 年。這可能是世界上所有的不同。

記者:你要付出什么代價?你和你的員工為此受到了什么影響?你怎么看待這些?

馬斯克:這太可怕了。坦率地說,今年感覺像是老了五歲。這是我職業生涯中最糟糕的一年。瘋狂的痛苦。

記者:還有別的辦法嗎?你認為沒有其他方法可以實現它嗎?為什么是今年呢?

馬斯克:在過去的一年里,這都是因為Model3 的產量增加。我和特斯拉的其他人,我們不得不去修復Model3 生產系統中的錯誤,而且錯誤很多。我自己解決了一堆問題。Jerome Guillen解決了一堆問題。整個團隊每個人都在幫忙,Javier Verdura,Franz Holzhausen,Deepak Ahuja以及其他所有人。比如,我們的法律團隊在第三季度幫忙運送了汽車。Todd Maron很棒。有很多人……每個人都要去解決產量增加的問題。

自我傷害和睡眠不足

記者:我想具體談談特斯拉,以及最近的研究結果,我認為人們對此感到驚訝。你讓華爾街和你的一些競爭對手大吃一驚。但是當你想要做一件非常復雜的事情時,你會后悔自己做過的一些事情嗎?你知道,你的一些推文,其中一些其實是自己造成的。你不這么看嗎?

馬斯克:是的,毫無疑問,就像自己造成的傷口一樣。事實上,我哥哥說過:“聽著,如果你自己造成了傷口,你能不能至少事后不要擰刀?”你刺傷了自己的腿。你真的不需要在腿上擰它。為什么要這樣做呢?

記者:那你為什么要這么做呢?

馬斯克:這不是故意的。有時候只是壓力很大,睡眠不足,你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你就會犯錯。

記者:那結束了嗎?你覺得一切都結束了嗎?你現在覺得平靜了嗎?

馬斯克:這是完全結束了。我再也不會犯下另一個錯誤了。

記者:好吧,我是在逗你。但是你怎么樣……你看起來很好。看起來你壓力不大。你好像休息好了。

馬斯克:是的。日子又回到了一個艱難的工作日狀態,而不是一個瘋狂的工作日狀態。我曾經有幾個星期……有些時候……我不知道。我還沒統計過,但我只是睡幾個小時,工作,睡幾個小時,工作,一周七天。有些日子必須要堅持 120 個小時不睡這樣瘋狂。如果你每周工作 120 小時,你會發瘋的。現在我們已經下降到 80 或 90 小時。這是非常易于管理的。

記者:你曾在《紐約時報》上談過用安必恩之類的藥。那是為了調節你的睡眠,對嗎?

馬斯克:是的。這不是為了好玩或其他什么之類的。

記者:不,一點也不。

馬斯克:不,就像,如果你壓力太大,你就睡不著。你可以選擇,比如,好吧,我睡不著,然后我的大腦明天就無法工作了,這樣你可以服用一些安眠藥來入睡。

特斯拉的盈利季度和自動駕駛汽車

記者:你迎來了一個偉大的季度。你如何看待Model3 和其他車型的合作?

馬斯克:我認為在特斯拉我們現在做得很好。特斯拉并沒有直面死亡。我認為我們處在一個非常好的位置。我們不想沾沾自喜,但事實并非如此……直到 9 月,我們一直面臨著這樣的問題,“我們必須解決這個問題,否則我們會死的。”我覺得我們已經不再處于那種被人盯著看的直面死亡的情況了。

記者:那么,死亡就這么結束了并且不再虎視眈眈?

馬斯克:好吧,永遠不要自滿,所以我們仍然需要努力工作,但我認為我們已經渡過了難關。我們在Model3 的生產上肯定已經渡過了難關。對我們來說,一周生產 5000 輛Model3 并不是什么大事。這是正常的。現在我們正在努力提高到每周 6000 輛,然后是 7000 輛Model 3s,同時仍在控制成本。我們現在可能每周生產 6000 輛或更多,也許是 6500 輛Model 3s,但這將迫使人們加班。

記者:談談新的導航功能吧。

馬斯克:行駛導航嗎?

記者:是的。

馬斯克:我認為這是實現全自動駕駛的第一步。你可以輸入一個地址,從高速公路的入口匝道到高速公路的出口匝道,汽車就會改變車道。它將自動從一條高速公路進入到下一條高速公路,并自動下匝道。這很瘋狂。它會超車的。它基本上就是把導航和自動駕駛功能結合起來。這就是為什么我們稱它為自動駕駛儀導航或是行駛導航的原因。

記者:從你的角度來看,你現在的這些技術面臨的挑戰是什么?

馬斯克:主要的挑戰是改進神經網絡,這樣我們就能從八個攝像機中識別所有類型的物體。有八個攝像頭:前面三個,每側兩個,后面一個。最大的挑戰是解決各種各樣的角落案件。

記者:這些都是剛剛發生的事情。

馬斯克:是的,道路很亂,所以你可能會有這樣的情況,比如說,路面上的打滑痕跡看起來像一條線。有時焦油縫看起來像一條線。有時,由于某種原因,線條被畫錯了。實際上,我們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就是使用自動導航儀處理車道分裂和剮蹭,如果一個車道分裂,你需要確信你是向左或向右,而不是在中心。汽車將在第一個十字路口停下來。

現在我們正在整合停車標志,紅綠燈,這能夠做到,比方說,右轉彎或發夾彎等等。

記者:那法規怎么樣?現在的監管環境如何?因為那將是它的一部分,或者是在道路上建立傳感器之類的基礎設施?你怎么看,或者你根本就沒想過?

馬斯克:是的,我們并沒有認真考慮過。我們假設沒有。

記者:你不是假設。

馬斯克:不。使用與人類駕駛員相同的輸入,汽車需要比人類駕駛員駕駛得更好。眼睛基本上就是照相機。地球上所有的生物都用照相機進行導航。魚鷹可以從很遠的地方看到魚,并考慮到水的折射率,俯沖下來并在很遠的地方捕獲魚。毫無疑問的是,圖像識別神經網絡和攝像頭,你可以在駕駛時只用攝像頭。

記者:你不需要任何其他東西,從政府到基礎設施或任何東西。我最近和奔馳公司的人談過。他們在討論道路上的傳感器。

馬斯克:是的,那是沒有希望的。這充其量不過是一種專業的解決方案,不管哪個城市在道路上放了什么東西……你總能讓某樣東西為某個特定的解決方案而工作,比如某個城鎮的某個特殊情況的解決方案,你可以讓它變得簡單,但你真正想要的是一個在全球范圍內有效的自動駕駛通用解決方案。

特斯拉的競爭對手

記者:我希望你能評估一下競爭環境。法拉第今天剛剛失去了另一位創始人,他是一家很火的公司,或者說是據說很火的公司,我認為這樣說可能更容易。Lucid得到了 10 億美元。你是如何評價的?針對谷歌正在做一些事情,并且優步似乎仍在堅持。我很想聽聽你對他們的評價。

馬斯克:是的。我對競爭對手不怎么關心。我只想說,你知道,我們如何使我們的汽車盡可能的好?我們如何確保擁有世界上最好的工程和制造人才?

就像那句古老的格言,跑步……如果你開始觀察其他跑步者,那就不好了。比如,你會因此而輸掉比賽。

記者:你認為哪一個離你們最接近你們或最遠呢?

馬斯克:自動駕駛,可能是谷歌,Waymo?在實現一般的解決方案方面,我認為沒有人接近特斯拉。

記者:那整體解決方案呢?

馬斯克:嗯。是的。你肯定可以使事情工作像某個特定城市那樣的東西,或者特殊的東西,但是為了工作,你知道,世界各地的所有這些不同的國家,那里有不同的路標,不同的交通行為,就像你可以想象的每個奇怪的角落情況。你真的必須有一個通用的解決方案。據我所知,沒有人有一個很好的通用解決方案,除了……而且我認為沒有人可能在特斯拉之前實現自動駕駛的通用解決方案。我可能會感到驚訝,但……

記者:所以沒有一家汽車公司。沒有一家?

馬斯克:沒有。

記者:你有沒有想過,“好吧,他們在那里做的很有意思。”

馬斯克:其他汽車公司……我不想顯得過于自信,但如果有任何一家汽車公司在自動駕駛領域超過特斯拉,實現完全自動駕駛,我會感到非常驚訝。

你知道,我想我們明年就能實現全自動駕駛了。我認為,有一種普遍的解決方案。但那是……就像,我們明年有望做到。所以我不知道。我認為明年其他任何人都無法做到這一點。

為什么特斯拉不打算私有化?

記者:所以你面臨的挑戰是財務方面的、獲得資金之類的東西。你已經得到了…沙特人已經購買了你的大量股票。

馬斯克:他們可能已經賣了,我不知道。

記者:是的,我們不知道他們現在有什么。但你從哪兒弄來的錢?談談做這件事的財務狀況,因為這可能會真正傷害到你,因為你沒有足夠的資金。

馬斯克:你知道的…我的意思是,正如我今年早些時候所說的,我認為我們在未來的各個季度都將保持現金流為正。

記者:各方面都在前進。你需要更多的投資嗎?

馬斯克:不,我不這么認為。

記者:你需要去私有化嗎?你還在考慮嗎?

馬斯克:我們不需要變成私有化。我認為如果我們是私人公司,我們可以執行得更好。

記者:沒有了所有的關注?

馬斯克:是的,你知道的,不要喋喋不休地談論那些賣空者,因為人們認為我癡迷于他們,但我花了大約1%(或更少)的時間來思考他們。我的推特中只有不到1%與賣空者有關。但問題是,有一群人非常聰明,非常卑鄙,特斯拉的垮臺對他們有著強烈的經濟利益。這導致了對特斯拉品牌的持續攻擊,對我個人,對管理團隊,對我們的汽車。你知道,我們犯的每一個錯誤都會被放大。

私有化肯定會導致一些短期的戲劇性事件。假設我們是私人公司,五年后我們就可以上市了。那么,賣空者的品牌受損曲線下的面積,很可能會比首先私有化的短期難度小。這近似微積分問題。

此外,上市,尤其是當公司里的每個人都是股東時,當股價大幅波動時,會造成很多干擾。在某種程度上,上市最終會變成一種情緒,一種情緒溫度計。因此,股票下跌時候,人們感到悲傷和補償不足。當股票上漲的時候,人們會非常興奮,過度興奮,你會因為想買什么而分心。

記者:對的,是的。

馬斯克:所以,這兩件事都不好。當你的股票有大的變動時,這只會分散你的注意力。

特斯拉半導體,皮卡車和其他新產品

記者:好的。好吧,最后就是特斯拉的新產品。除了卡車,Roadster跑車,你還有在做其他的嗎?

馬斯克:哈哈。我們確實有在做的。

記者:你有垂直升降機嗎?

馬斯克:超音速VTOL噴射,電動噴射。

記者:是啊。也許像拉里佩奇(Google公司創始人之一)這樣的氣墊船。

馬斯克:不,氣墊船很簡單。

記者:是啊。好的,當然。對你來說確實簡單。

馬斯克:我認為,超音速垂直起降電動噴射發射器從某個角度來說很有意思。但是,如果我現在嘗試這樣做,我的腦袋肯定會爆炸。但是這個設計我已經想了九年了。我認為很棒。

記者:這很棒?它在你的腦海里?

馬斯克:是啊。我的意思是,我寫下了一些,但……

記者:但卡車和Roadster跑車更直接?這些什么時候上線?

馬斯克:我認為它無論在世界上任何公司都是最激動人心的產品陣容。當然這是從消費者的角度來看。我將會檢查這些公開宣布的事情。

你有中型SUV的Model Y。你有半掛卡車。這對于重型運輸來說非常棒。對工業卡車來說,這將是最重型的卡車類型。

我們已經有下一代Roadster跑車。這將是每個方面來說都是最快的跑車,最快的加速度,最快的最高速度,最佳的操控性。擁有一輛比最快的汽油跑車更快的電動跑車非常重要。它有助于解決汽油跑車的光環效應。因此,我認為重要的是要表明,電氣是最好的架構。然后我們有了皮卡車。實際上,我個人對皮卡車最為興奮。

記者:為什么這么認為呢?

馬斯克:好吧,我不能談論細節,但它會像一個真正的未來派般的網絡朋克,“銀翼殺手”皮卡車。它會很棒,它會令人驚嘆。這將是令人心跳停止的。它令我心跳停止。就像……哦,它很棒。

記者:你想把它賣給誰?那些買F1 車的人?

馬斯克:我實際上并不知道會不會有很多人買這輛皮卡,但我不在乎。

記者:好的。

馬斯克:其實,我的意思是我關心和在乎的是我們想讓汽油,柴油皮卡車離開公路。

記者:對。

馬斯克:這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如果只有少數人喜歡那輛卡車,我想我們將來會制造一輛更傳統的卡車。但這是我個人最激動的事情。

記者:你有摩托車嗎?

馬斯克:不,我小時候經常騎摩托車。所以我確實喜歡在路上飆自行車或者摩托車。當我 17 歲時,我幾乎因為這個死掉了。大多數人都癱瘓了。根據不同的計算方法,摩托車死亡的概率……

記者:很高。

馬斯克:高出 25 倍。

記者:是的,我哥哥是醫生。實際上,他稱他們為移動的(器官)捐獻者。

馬斯克:是啊。像器官捐獻者。所以,我們不會制造摩托車。但是還有一些很酷的特斯拉產品:我們幾乎完成了太陽能瓦屋頂的開發。所以我們現在有幾百個這樣的屋頂了。我們正在進行測試以確保它們具有長期耐久性。

記者:這些是瓦屋頂,這些是屋頂上的瓷磚嗎?

馬斯克:是的,太陽能瓦屋頂,它看起來像一個普通,美麗的瓦屋頂。但它實際上是太陽能。而且,開發過程比我們想要的更長,因為我們必須確保屋頂能夠堅持 30 年。

記者:當然。

馬斯克:即使你在太陽能屋頂上進行加速實驗室測試,它仍然需要一段時間。同時我們需要投入大量精力來簡化安裝過程,因此安裝屋頂不需要花費太多時間。然后我們就有了Powerwall電池存儲系統。我們有用于工業用途上的Powerpack。對于固定存儲端,我們會發布一些令人興奮的消息。

記者:這是在家里嗎?

馬斯克:我現在不能再談論它。

記者:假設一下。

馬斯克:我們在固定存儲方面有一個大型產品,我認為對于公用事業客戶來說非常有吸引力。

記者:好的,好的。所以,跑車之外,有飛機嗎?

馬斯克:特斯拉沒有制造飛機的打算。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長之家幫助分享推廣,猛戳這里我要投稿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传奇霸业广告 足球比分直播500 快速时时彩 顶呱刮 实况nba比分数据 足球体育比分网站 河南快赢481 德宏信托 有一万块闲钱如何理财 亿海智投 内蒙古时时彩 犀牛配资 蒙发利股东 期货配资列入刑法 湖北快3 足彩进球彩 子基金配资